Omelet🍳

=蛋饼(fo前一定要看简介!)


天官太好看了!cp吃花怜/风情/双玄/权引

高三党,淡圈随性更新状态

慎fo!慎fo!慎fo!

吃的cp很杂,可能二三次元都混一些,最近主在欧美圈吃cp,混漫威比较多,大概贱虫/虫铁/锤基/ec,虫只吃荷兰虫相关!

二次的话安雷圈处于淡圈状态,脑洞枯竭,加上板子坏了很难用就不太想画画啊(抓狂

随性更新,可能会更乱七八糟的很多东西,因为安雷想fo我的三思!

【安雷】醒醒你们是游戏主播不是狗粮主播啊!!!


我是代发!!!这是沂哥的可爱儿子@岚晓兰 
写的!

#现pa,安雷双游戏主播设定,安迷修ID为【最后的骑士】,雷狮的ID为【雷大锤】

#双方已交往并同居前提

#是给爸爸的生贺!!!@白漂沂 你看我是不是很爱你!!快给我个抱抱hhhh






“大家晚上好呀,我是骑士,今晚和你们的锤锤一起直播。”


“智障骑士你有毒吧!!锤锤个鬼!”


【我靠我点的不是锤总的直播间吗怎么骑士也在?】


【今晚又是联机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期待】


【趁没什么人先表白一波骑士和锤总!!!】


听到两人又要联机打游戏的粉丝们激动的跟打了鸡血似的。骑士和锤总,两位游戏区几乎无人不知的大神,都凭借着游戏技术和游戏素质的双高吸引了一大票粉丝。但比起游戏直播,围观两人的互怼互黑也是两家粉丝的共同爱好之一。微博上游戏里无时无刻都在对怼,如果是联机打游戏时就更厉害了,整一个骚话十级听力考试似的。锤粉乐于听自家锤总开启的骚话模式,骑士粉也乐于看到自家骑士忍无可忍被动开启骚话模式。两人相爱相杀,粉丝津津乐道。


“等等哈我开个摄像头。。看得到吗?”


【卧槽骑士你在锤总房间!?】


【卧槽两男神居然同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生之年!!!】


【对视及结婚同框即上床本cp粉已经爆炸升天】


【前面的cp粉自重好吗!能不能不要在直播间里刷】


【所以锤总骑士今晚直播什么?标题那个直播暴打骑士是认真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莫名心疼】


“啊如果你们想看的话当然可以。”雷狮看到了那条弹幕,曲起手指弹了一下安迷修的脑袋:“怎么样骑士,要不要牺牲自己满足大家?”


“别闹。”安迷修笑着把雷狮的手指拿了下去,他伸手调整了一下话筒,却被眼尖的人迅速发现了华点。


【等等。。。这样看的话。。骑士的手怎么跟室友的手这么像?】


白色的弹幕夹杂在一堆花花绿绿弹幕中显得清纯不做作,让人难以忽视它的存在。顿时满屏的弹幕都清净了不少,那一条弹幕就这么从空荡荡的屏幕前飘了过去。


说起室友,那是不任何人都要神秘的存在,他身为锤总的室友,却从没在锤总直播时露过面,连声音都没有发出过。除非是锤总说要帮忙拿东西之类的,才会在屏幕前露个手。


但就是凭借着那修长白皙的手,室友也成功收获了一大票的手控粉丝。再加上室友经常在锤总直播到半夜的时候送个爱心宵夜什么的。出镜频率十分稳定,久而久之锤总的粉丝们也都认识了他。。的手。还亲切的称之为“室友君”。


平时两人都不在一个直播间,然而现在,在两人同框的情况下,被那条弹幕一提醒,大家也才发现,骑士的手跟室友的手,好像。。不是,真的是长得一样的啊!


“对啊,我和骑士合租来着,他房间就在隔壁。”雷狮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,很是干脆的承认了。


【卧槽这信息量太大了让我缓缓。。你们俩居然是同居啊啊啊啊啊啊cp粉爆炸了啊啊啊啊啊啊】


【同时站室友×锤总和骑士×锤总的人芯情复杂。。。萌了这么久你告诉我室友和骑士是同一个人?!!】


【前面站大三角的你的思想很危险啊hhhh】


【论大三角变成1v1是一种怎样智熄的体验2333333】


【喂喂喂前面的cp粉消停一下吧。话说骑士和锤总今晚直播什么?吃鸡吗?】


“今晚不吃鸡。”这次回答的是安迷修:“今天我们带大家回忆一下童年。”


安迷修熟练地点来4399小游戏的网页,找到森林冰火人,点了进去。


“相信大家都玩过这个。”雷狮在旁边毫不留情地补刀:“但我相信大家玩的都是双手游戏而不是双人游戏,对吧。”


【我靠锤总你扎心了!!!】


【锤总你咋这样。。!!!我要脱粉三十秒冷静一下呜呜呜呜】


【既然大家都脱粉了那锤总我就抱走了】


【前面的怕不是想被打死】


【前面的你休想!!!】


“好的现在我们进入游戏。”安迷修点开第一关,却没有立刻开始操作,他开口想要说什么,但雷狮先一步抢了他的话。“当然光是玩游戏那就太没意思了,所以我们打了个赌,从第一关打到最后一关,谁死的多谁就要接受对方提出的惩罚。”



“不过什么惩罚我还没想好。”雷狮用手肘推了推旁边的安迷修:“傻子骑士你先说你的。”


“输了的话,我想想。。。答应对方任意一个要求,怎么样?”


“行。”雷狮无所谓地挥了挥手:“反正我也不会输。”


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期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】


【锤总日常立flag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坐等翻车】


【看来今晚注定腥风血雨了hhhhh】


两人达成共识后迅速开始了游戏,原本是双人合作小游戏硬生生被他们玩成了双人竞赛小游戏,除非是必须要两人合作才能通关的地方,两人才会勉强合作一下,但更多的时间仍是各吃各的宝石,当然时不时还有使点小绊子,试图弄死对方的角色。


【这真的还是双人合作游戏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画风不太对呀】


【我玩的冰火人大概是假的吧哈哈哈哈】


两人很快就把地图前两条分支打完了,但在第三条分支的第一关,雷狮因为操作太快,一时没有看清,操纵的冰人直接跳到了火池里。大大的“game over”立刻跳了出来,明晃晃的简直是在打雷狮的脸。


“噗。”安迷修看着雷狮黑下去的脸忍不住笑了出来,雷狮嘴角微抽,转过头狠狠瞪了一眼安迷修:“就一小失误你笑什么笑!”


“是是是小失误小失误。”安迷修努力绷住脸,但一抽一抽的肩膀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。弹幕也特别配合地开始满屏刷23333,一副排山倒海之势,仿佛要把屏幕都淹没了一样。


但笑归笑,游戏还是要继续的。不过这一次雷狮变本加厉,更加想要弄死安迷修,而安迷修选择暂避锋芒,以保全自身为前提步步前进勉强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偷袭。


雷狮见游戏骚扰不行果断转向现实骚扰。于是观众们就看着雷狮如同小学生一样,时不时“哎呀,手滑了。”或者“哎呀,我故意的。”这样突然的碰一下安迷修的手臂。


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锤三岁哈哈哈哈】


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骑士:游戏体验极差】


【锤总你怎么这么坏哈哈哈】


【不是你们谁还记得这是个双人合作小游戏hhhh】


【合作?不存在的哈哈哈坐等骑士翻车】


安迷修好几次被雷狮撞得差点失足掉落硫酸,但好运的是每次都有惊无险地跳了过去,而且,在雷狮这么顽强不懈的骚扰下,居然仍旧保持着零死亡的纪录,闯到了最后一关。


到了决定胜负的最后一关,安迷修更加集中精神,手下的操作也更加谨慎。眼看就要到达终点了,雷狮心一横,做出了一个决定。


“嗯?怎么停下了?是想认。。。”


屏幕上的冰人突然停下了动作,安迷修说着,下意识地往旁边看去,然而他还没来得及看清什么,嘴唇上传来的柔软感觉就夺走了他所有的注意力。


雷狮含吻着他的唇瓣,时不时轻轻吸吮几下。舌尖试探地舔砥着紧抿的唇线,却又在安迷修反应过来前迅速地退出。雷狮看着安迷修一脸呆滞甚至可以说是有点傻的表情觉得好笑,他舔舔唇,把盖在摄像头的手放了下来,实际上也形同虚设——没来得及闭上的麦和两人通红的耳尖已经完全的暴露了一切。


于是雷狮无视了那如图捅了土拨鼠窝一般都弹幕。他关上摄像头,拨开安迷修已经僵住不动的手,自己操纵着火人往水池里一跳,随着火人身体化作一缕青烟,熟悉的“game over”又出现在了屏幕上。


“这下就是平局了。”雷狮朝安迷修挑衅一笑。而反应过来的后者脸上也没有太多的懊恼。“是吗。”安迷修轻笑一声,抬手闭了麦,伸手将雷狮推进了他身后的靠背椅。


安迷修双手撑在把手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雷狮,这样像是被圈入怀中的暧昧姿势也仅是让雷狮挑了挑眉,他饶有兴趣地抬起头,而安迷修也正好压了下来。


四片唇瓣再一次贴合在了一起,雷狮按着安迷修的后脑勺以让两人更加地贴近。安迷修眸色一暗,他唇瓣微张,舌尖撬开雷狮毫不设防的齿关,纠着另一个同伴吸吮舔砥。呼吸在交缠的唇齿间烧的火热。安迷修的吻难得的过于强硬,雷狮有点适应不来,微张的口中忍不住溢出一声小小的呻吟。


“作弊的人,可是要接受惩罚的哦?”


安迷修微微退开,唇瓣分离带出一条暧昧的银丝。他轻笑着,看着面前微微喘气的雷狮。


“哦?那我可是很期待了。”雷狮扯着安迷修的领带,把他的身子往下带。几乎是贴在安迷修的耳旁,说道。


“别让我失望啊。”


温热的呼吸打在敏感的耳廓上,安迷修垂下眼,伸手挑起雷狮的下巴再一次吻了上去,同时空出的手从雷狮衣服的下摆伸了进去。


“那就如你所愿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后来,据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直播间留守群众透露,他们等了一晚上,屏幕上那个大大的“game over”也没有任何变化,它静静地悬挂在屏幕中央,像是对广大单身狗观众的无声嘲讽。


在已经变成聊天室的直播间中,有一条弹幕在无意间道破了真相。


【所以说。。我们之前看的都不是什么互怼互骂神仙打架,而是狗粮吗?? ?】


聊天室瞬间安静了下来,良久,一条弹幕才缓缓地从屏幕前飘过,而其内容,某种意义上也很精准地概括了今晚广大粉丝的内心。


【这位独秀同学,请你闭嘴!!!!】

评论(12)

热度(796)